首页 - 趣闻中心 - 公函,泮托拉唑钠肠溶胶囊,生财有道

公函,泮托拉唑钠肠溶胶囊,生财有道

发布时间:2019-03-07  分类:趣闻中心  作者:admin  浏览:135

编者按:人人车事件之后,二手车电商还会不会继续长期的“烧钱”,答案其实不言自明。因为烧钱如鸦片,一天不吃一天就不舒服。但是,在资本寒冬,每企管王生产管理软件年亏损高达十几亿的二手车电商谁又能为其持续的提供资金?


文 / 刘华

编辑 / 小荼

人人车的裁员、关站,尽管官方否认是破产,但是说其已然“濒死”并不为过。而就在人人车的行将倒掉之际,市场传来消息,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网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正式宣布,已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

二手车电商作为互联网中介中的业态之一,在过去几年经历了“翻江倒海”的烧钱轰炸,而互联网中介的另一业态房产中介,日子也并不好过,就在不久前,“平安好房”“爱屋吉屋”相继被曝出停止运营。与此联系到“人人车”破产、裁员风波,加上车好多的逆势融资,我们不能不去思考,曾经踏上风火轮的互联网中介产业,是正在走向没落还是面临新的生机?

大 厦 的 坍 塌


2月18号,位于观山湖区诚信路的人人车贵阳分公司,办公区域一片混乱,甚至连公司名牌都不再完整。

无独有偶的是,一份人人车长春分公司下发的口头通知被曝出,通知称公司自27日起开始正常上班,不得外出,不在公司的BP统计口径为旷工,每天打卡3次,早上9点、中午13点以及傍晚18点,公司执行早中晚签到。且每个人的工作都一样,抄写红黄线标准。

其实,这才只是前戏。在随后的几天里,关于人人车“破产”、“关站”、“裁员”的消息甚嚣尘上,让这家二手车电商面临着成立五年以来的最大危机。尽管人人车随手回应称,人人车并不存在“破产”、“关站”及“恶意裁员”等情况,只是在进行战略升级,在调整运营模式。

但是人人车创始人兼CEO李健的一番话表态却道出了真相:在原有的模式下,员工无法做到尽职尽责,因而导致交易效率低下,而在新模式下,合伙人相当于自己成了老板,为了赚更为丰厚的利润,会更加的尽职尽责,进而提高运营效率。

李健虽说的城市合伙人计划,其实就是让员工出资成为人人车的城市合伙人。志伟已经在人人车工作1年半,他告诉新零售百科,人人车城市合伙人计划书的具体施行内容是,让员工花3万元买入资源包(有的城市售价4万),其中李老汉包括250条车主线索。

虽然城市合伙人计划这个名字李健取得很好,但是天下事凡是要让员工自己掏腰包,而且还是动辄数万,带来的后果则必然是将有大规模的销售人员和评估师离职。就在日前,人人车全国多个分站爆发裁员风波后,一次裁员上千人的大动作,不仅将人人车主管职位以下的员工全部裁掉,而且员工的登录内部系统的账号密码已经全部失效。呜呼哀哉,人人车,这个昔日的独角兽,已经走到了倒掉的边缘。

而据志伟透露,他所在的城市八九十名一线员工,从销售、评估到售后,不仅没有一个人和人人车签合伙人协议,而且都正在办理离职手续,尽管离职也无法得到劳动法所规定的所有赔偿项。而《人人车败退:8500万美元与破灭的乌托邦》一文中则提到,人人车北京大区2018年峰值员工超过400人,两轮裁员过后,目前只剩下不到200人。

志伟告诉新零售百科,人人车的裁员可谓“狠毒”,毫不顾忌影响,譬如,一月份不给工资只给绩效,二月份则没有工资,也没有任何补偿。而且,人人车的人事部门严厉要求全员立即签署主动离职协议。随后的事情,自然是全国各个地方的人人车员工组织维权,仅北京人人车总部,就上百员工前去讨要说法,但李健的不露面让员工的维权陷入僵局,未能得到任何回应。

可以预见的是,人人车裁员导致员工维权这件事不会简单结束,发起劳动仲裁甚至诉诸法律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而更进一步看的话,如果没有新的融资进账,如果没有足够数量的员工愿意交钱成为合作人,人人车的下一步只能是“死掉”而大吉。

当 烧云霄漳江论坛 钱 成 了 二 手 车 电 商 的 鸦 片




二手车行业存在数十年,一直处于线下运营的状态,而且水很深。但是,吊诡的是,传统的二手车市场却一直在持续发展着,尽管也有种种问题被曝出,但整体上这个传统的业态还处在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中。

然而,二手车电商的入场,打破了这一局面。传统二手车商如临大敌,尤其是当烧钱成了二手车电商的“鸦片”,事情的走向甚至一发bibijones不可控制。

这一“鸦片”事件的点火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健。他曾公开对媒体说,“当时看二手车行业特别好。佛罗蒙男士胶囊没有任何的品牌,也没有什么二手车交易平台定位的公司,没有大资本的驻留,行业超级分散。这都是未来发展的好基础,在这个领域内做C2C,有天然的好机会。”

也正是基于这种露骨乐观的态度,李健主导人人车走向了砸钱在全国迅速扩张之路,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几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覆盖了全国100多个城市,并通过大肆广告轰炸成为国内头部的二手车交易平台。

然而,好生意不会没有人跟进。紧随人人车之后的优信、瓜子、大搜车等等,背景比人人车,又都是不差钱的主儿。于是,在5年前,二手车广告大战正式打响,电梯、电视、公交地铁轮番轰炸,宝强、红雷、黄渤的声音传遍大江南北。

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数据显示,仅2015年二手车电商的郎帅广告投放总额就超过8亿元,2016年广告营销相关支出达到12亿元,2017年几大二手车电商平台广告费用更是突破了50亿元。

这不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无论对于李健还是杨浩涌,他们还有更大的野心,还需要融更多的钱,砸更多的广告。

显然,烧钱已经成为二手车电商的“鸦片”,不轰天动地心理就会难受。但是,如此巨额的广告费用和营销支出的投入,李健忽然感到了焦虑,因为,去哪儿融更多的钱来烧呢?

“ 没 有 一 个 业 务 能 实 现 菲特云会员管理系统盈 利 ?”


界面新闻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指出,2018年以来,人人车还没有一个业务能实现盈利,在鸟巢锐舞这种情况下融资额度又无法满足公司的实际需要,因此导致资金链数次吃紧。

其实,广告也好,营销也罢,烧钱轰炸并非二手车电商能获得成功的立命之本。因为,最核心的,是二手车电商要打破传统线下车商的顽疾,给用户一个安心放心的二手车交易服务体验。然而,人人车的败笔恰恰出在这里,其在宣传上信誓旦旦地说,为用户提供多达249项专业检测、保证无事故车。但事实上却屡屡发生问题,让人人车柳州莫青用广告堆起来的口碑大厦倾倒。

有媒体报道称,去年9月,北京一用户花了20万在人人车上买了一辆宝马。开了一段时间,他因为缺钱又把车卖了出来,结果发现这辆车在两年前发生过事故。也是去年8月,另一个用户也反馈自己在人人车买到了事故车。

虽然人人车最后也都退车了,但是这一方面说明其平台的承诺充满了水分,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来做业务,另一方面,则是让人人车失去口碑,尤其是当这种买到事故车的经历在网上发酵后,人人车几乎已经陷入死穴。

事情的发展也是如此。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黄晓彤年10月,人人车已经有50多个城市被关闭,目前只剩下73个城市在正常运营。而在其顶峰期,人人车覆盖城市超过100个,员工人数突破100000人。

而公司出现问题,李健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找问题的问题,去对检测和保障进行监管和出台新的制度,而是先将裁员当成了首要任务。早在2016年下半年,人人车就被爆出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撤销站点,裁撤员工。当时的情况和2018年非常相似,有媒体报道,人人车的城市站点总数在2个月内急速缩减近50%。

而去年11月,更是有报道称人人车关闭20%城市业务。李健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人人车没盈利的原因是员工没有尽职尽责,导致交易效率不高,与广告烧钱大战没什么关系。

既食鸦片,何怨员工?好话谁都会说,但是对于类似于城市合伙人这样的未来承诺或愿景,一时间是难以验证的。因此,李健面对裁员爆发的回应和没盈利的原因的解释,我们也不能完全听信。至少,当一个原本是独角兽公司的员工,走到了没有底薪、没有绩效、没有五险一金,完全就是自负盈亏的地步,谁愿意为此下注沈医生的控妻症呢?当让员工成为一个个中介,谁又会心甘情愿做着望不到头的所谓的合作人“事业”呢?

没盈利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创新、坚持和负责任。对用户如此,对员工亦是如此。

原 本 是 可 以 打 出 一 手 好 的 生 态 牌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全国累计完成二手车交易1382.19万辆,同比增长11.46%,交易金额为8603.57万元。增速较前几年明显回落,其中12月的交易量更是罕见的我的小心眼相公出现了同比下滑。消费需求不像以前爆炸式增长,并且还在收缩,增长的速度,和大家期盼的距离在拉大。

这对二手车电商来说算得上坏消息,但也不摸直男够太坏。因为,下滑意味着有翻盘的可能,增速有回涨的余地,只是,原先那一套恐怕是很难再奏效了。

其实,对人人车来说,其原本可以打出一手好牌,而且是一手好的生态牌。在人人车、瓜子二手车和优信二手车三足鼎立的态势下,谁能拿到钱,拿到更多的钱,是较量的关键。2016年9月,人人车拿到了2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续滴滴的出现更是狠狠打了一针“强心剂”。2017年9月及2018年4月,人人车先后从滴滴出行方面获得E轮融资及滴滴出行帮忙斡旋的F轮融资,两轮融资共计5亿美元。随后人人车开启了褚禄山结局新一轮的扩张。

其实,与滴滴从资本到战略上合作,如果李健能ALL IN的话,可能当前中国二手车电商市场的格局不会是三强林立。从滴滴投资人人车后,人人车与滴滴就绑在一块了,并且人人车为滴滴平台的车主提供不同的方案。

传统的二手车行业,油水很大;但是,对于砸钱、烧钱的二手车电商来说,其实见到的也不过是几滴油星子。因此,二手车电商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像汽车后市场就是一个偌大的机会所在。而滴滴作为全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如果人人车能接手滴滴车主的汽车后市场服务,这样的动作将不仅仅是扭转盈亏这么简单,而是有望构筑一道城墙,打造一种二手车+后市场的可持续发展之生态。

然而,时过境迁的是,刚被传出2018年全年达到百亿亏损的滴滴,目前在盈利和合规方面已然自顾不暇,对人人车的兜底自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回看与滴滴的合作,人人车的戛然而止,转身与瓜子、优信继续恶斗,可以说是李健将原本一手好牌打坏了。

而聪明不过杨浩涌,与人人车同样主打C2C的瓜子二手车,早在去年就年完成了从线上到线下的转移,从平台撮合交易转战线下,自己收车做交易,大肆扩张,在全国各地开设近百家二手车严选直卖店。这与大多数二手车电商选择赋能车商完全不同。

尽管瓜子这样的战略布局相当于与传统二手车商唱起了对台戏,但是市场就是如此残酷,必须要有新的元素和业态来革新、来引领。志伟告诉新零售百科,一辆车如果同时放在瓜子和人人车,瓜子总能更快的把车卖出去。而这潘伟珀吴昕其中的一个小秘密是,瓜子并不在公函,泮托拉唑钠肠溶胶囊,生财有道意销售是否把车卖给了车商,而是更追求极致的交易效率。而这在人人车,则是一条高压线,涉事员工会被开除。

当然,随着裁员、关站风波的发生,人人车的员工或许连被开除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瓜子二手车,虽然以线上+线下的新零售模式在试图重构二手车行业秩序,但是有业内人士表示,瓜子二手车一下子将摊子铺得如此之大,从轻资产到重资产,意图就是通过形成线下的小狼毒规模优势抢占市场份额,但是,线下店的投入巨大,一旦未能走通,就会陷入资金链危机。

人人车事件之后,二手车电商还会不会继续长期的“烧钱”,答案其实不言自明。因为烧钱如鸦片,一天不吃一天就不舒服。但是,在资本寒冬,每年亏损高达十几亿的二手车电商谁又能为其持续的提供资金?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赴美上市的优信,股价一路走低,目前的市值仅约为13亿美元,较上市时下跌超过一半。而2017年在香港上市的易鑫市值同样也在不断缩水。

而放弃了一手好牌的人人车,在与滴滴关系疏远,加上此次的战略调整和裁员风波之后,其实际上已经一切归零。

互 联 网 中 介 纷 纷 “ 停 摆 ” ,危 局 或 许 就 在 明 夜


二手车电商不仅在中国市场发展困顿,即便是在海外,作为美国互联网二手车C2C模式的鼻祖Beepi,之前也被不少投资人看好,最高市值曾一度达20亿美金。但2017年2月,Beepi却突然停摆。

而除了作为互联网中介行业中的二手车业态外,近期随着“平安好房”“爱屋吉屋”相继被曝出停止运营,互联网中介已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据媒体记者获悉,爱屋吉屋的网站及APP已经停止运营。记者登录爱屋吉屋官方网站(www.iwjw.com),显示的是“一楼房东”,而爱屋吉屋APP,则显示“服务器迷路”。这意味着,爱屋吉屋和用户沟通的所有渠道都已切断。庆阳张万福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人人车如此,爱屋吉屋如此,更多还排不上名词的小公司也是如此,

回看爱屋吉屋的发展史,其大约是从2016年起开始走向式微,戏剧性的是,爱屋吉屋一度扬言要用互联网思维颠覆传统房产中介,但反倒是目标未能达成,却早早倒掉在了追求梦想的路上。

有数据显示,2016年爱屋吉屋在北京、上海两地的总成交量有11978套,比2015年2万套相差甚远。2017年房产交易则更为惨淡,截至7月京沪两地总成交量仅为1400套,比估值10亿美金时的成交数据下滑10倍。

数据不会说谎,爱屋吉屋的大厦坍塌与人人车的“濒死”,其实都在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玩互联网的,一定要扑下身来去钻研、体验、观察线下,否则,一味地在MacBook上做PPT只能是人财两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梳理发现,无论是爱屋吉屋还是人人车、瓜子,他们的创始人都是互联网出身,像爱屋吉屋的三位创办人黎勇劲、邓薇、吴铮都是清一色的互联网人,曾在视频网站土豆网担任高管,离职后创办打车O2O平台大黄蜂,当时在业内首推补李大壮贴,并在滴滴、快的大战中成为重要变量,最终卖给快的。

而李健曾任百度最年轻的产品总监,后历任58同城产品副总裁和微软亚洲工程院副院长,2014年创立人人车并兼任CEO。他的“死对头”杨浩涌,1999年获得中国科技大学工学硕士学位后赴美国留学,获美国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在回国之前,就曾于硅谷世界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之一Juniper Networks核心开发组从事研发工作,并创办Tromphi Networks并任CEO。现任车好多集团CEO、瓜子二手车及毛豆新车网创始人。

有时候造化弄人,有时候经历弄人。当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工作者投身到诸如二手车、房屋中介、新零售等传统行业,我们不禁要为他们擦一把汗。因为,值得深思的是,创始团队都是互联网人的话,没有房产或二手车中介背景,虽说可以像一张白纸一样天马行空大举创新,但别忘了,作为互联网中介,永远离不开线下这一环,光靠经纪人去揽客,而高管中无一人懂中介、懂线下,这样运作下去必然危险异常。

杨浩涌港联海场站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换位思考,如果我在做人人车,先打广告一定是我,我不会给瓜子机会,毕竟那(分拆独立前)是瓜子最慢最弱的时候,如果是我,融来的钱,一到账,转身广告就已经出去了,会打的你措手不及……”不禁要问,如果是李健操盘瓜子二手车或爱屋吉屋,他又会怎么做呢?

不过,随着杨浩涌的车好多在资本寒冬逆势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二手车电商乃至整个互联网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势必又看到了希望,燃起了热情。正如车好多在融资消息发布时所言,本轮融资将重点用于加大产品技术研发投入,掌控产业变革核心生产力,主导市场格局;加强市场营销、线下门店布局,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持续投入新业务,强化业务生态合力,提升用户体验,覆盖用户汽车消费全生命周期,以提升营收能力。

其实,这些举措何尝不是其他二手车电商乃至整个互联网中介行业蜕变求生的“红宝书”?2019,我们期待更多的互联网中介平台能获得融资、获得发展,并以创新模式走出一条少有人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