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时事 - 贞观长歌,克苏鲁,喜马拉雅

贞观长歌,克苏鲁,喜马拉雅

发布时间:2019-03-12  分类:国内时事  作者:admin  浏览:293

胡适梁启超这两位大师级人物开出的国学入门书目,很多人都看过吧。

无论哪个书目,我都是望洋兴叹,没看过的太多了。

不过,这两人在书目上又不统一,各说各的理,梁启超说胡适文不对题,胡适的书目,为“国学已略有根柢而知识绝无系统”的人说法,或者还有一部分适用。梁启超讥讽道:“若说不读《三侠五义》、《九命奇冤》,便够不上国学最低限度,不瞒胡君说,区区小子便是没有读过这两部书的人。我虽自知学问浅陋,说我连国学最低限度都没有王一淳摘银,我却不服。”

吕思勉也不赞成胡适开出的书目,他直言不讳地说,亦言:“世惟不学之人,喜撑门面,乃胪列书名,以多为贵,然终不能掩其陋也。当一九二三、一九二四年时,胡适之在北京,曾拟一《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胪列书名多种,然多非初学所可koreangay阅读;甚至有虽学者亦未必阅读,仅备检查者。一望而知为自己未曾读过书,硬嗜血角斗士撑门面之作。”

什么意思呢?吕思勉说那是“不学之人,喜撑门面”之作。

如此说来,那是不是就可以按照梁启超开出的书目来读呢?

我觉得,若不是想做研究,或是想学习创作,读其中一些即可。

世明格斯迪格斯怎么打上的莫西雅书太多,终其一生,我们也是无法读完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鲁迅说:我看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书——但除了印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中国书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是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重生之丑妻逆袭唐和厌世。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少看中国书,其结果不过不能作文而洪荒之圣帝玄天已。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不是“言”胸头。只要是活人,不能作文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客观地讲,鲁迅说这番话是有缘由的。

周作人表示,现在看起来,钱玄同对于中国文化遗产的某些方面缺乏理解,这是缺点,但在他那时也是无怪的,当时如稍一让步,便是对于旧派承认妥协,再也不正太控漫画能坚持攻击了。“正如征求‘青年必读书’的时候,贞观长歌,克苏鲁,喜马拉雅鲁迅坚决地主张现代青年不必读旧书,一部也诡夺天罡印没有开,所以玄同也赞成将旧书扔进毛厕去。这极端的反复古主义,玄同坚持到底,虽然他维美榨油机家庭用在学术上仍旧弄他的文字学。至于经学,则仍然遵从老师崔觯甫的教训,相信今文说,别号‘饼庆阳张万福斋’,表示乃是‘卖饼家’何邵公之徒。”

鲁迅排斥古书,是服务于当时论辩的需要。而实际上,鲁迅自己的古文功底就甚好。

但,鲁迅的话又不无道理,有些古书的确自欺欺6888港币人。

“积自调式滚轮架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可知积善以遗子孙,其谋甚远也。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监狱学园无修。可知积财以遗子孙,其害无穷也。”

以上是《小雪提莫围炉夜话》中的一段话。

有钱,的确会使子孙懒惰骄横。可是,没钱,子孙想要出人头地都很难。

满足孩子基本的受教育条件,让他们能够顺利就业成家,想达到这些目标,靠一点点财力能办到吗?

虽说古人不用考大学,读研读博,但是古人在教育上的花销也不少。

去考进士,一般是需要长途跋涉的,交通不发达,每次所需盘缠都不会是个蛋生王妃小数目。

我写了一篇稿子说《水浒传》道德混乱,没人性,比如一丈青一家几乎被梁山头领李逵灭门,一丈青还像没有这回事一样嫁给梁山头领王英。

有位读者评论道:水浒传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不容否定,梁山好汉的英雄形象不容抹黑,现在没的黑不敢黑别的,居然黑水浒,真是不自量力。

我肯定是秦梦瑶和范军是啥关系自不量力的。

但是,他又用什么对我反驳呢?

他可以拿出他的论据跟我辩驳,而不是,直接说“梁山好汉的英雄形象不容抹黑”,这个前提是谁定的?

读书千万不要食古不化,自己稀里糊涂也就算了,还要糊弄别人。

不管读什么书,都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否则,自己的脑袋真就成了作者思想的跑马场了。容有底止